©先生醉也 | Powered by LOFTER

大型精分现场

啊呀。好久不见。


这个时候总得说点什么吧。


呃。是的。


你好。


你在做什么?


我在与你交谈。


好的。那是太阳吗?


也许吧。


所以我们究竟在干嘛?


进行毫无意义的对话。


我想要纠正你。首先,这并非毫无意义;其次,这并不能称之为对话,因为我们是一体的,我们是同一个人。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


你的逻辑出现了问题。因为你在之前与我交流的时候用了“我们”以及“好久不见”,这证明你并非将我与你当作是一体的。


可这是事实。好吧,是的,我现在感觉我的头部出现了疼痛感,不……嗯,我感觉我的状态很不好。我要疯了。...


默默无名但又死不甘心超想成为大触,总之是个无比奇怪的水瓶座,就这样啦。